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理論研究 > 工傷新聞 > 正文
教師加班用餐時間猝死不算工傷,稷山縣工傷認定事件應該反思什麼 ?
作者︰ 來源︰法制網 發布時間︰19-08-09 15:40:00 瀏覽量︰

2017年寒假期間,90後教師段曉康被學校叫去加班,吃飯時突發疾病猝死。這是一件令人悲痛的事情,但是段曉康家屬的悲傷還沒有過去就陷入了麻煩之中。

山西省運城市稷山縣人社局認為段曉康之死不屬于工傷,出具了不予認定工傷的決定書,段曉康家屬為此4次向人社局申請認定工傷,人社局均不予認定。其間,法院3次判決外加一次政府行政復議,均撤銷了人社局不予認定工傷的決定,並明確要求重新認定。但稷山縣人社局堅持不認定工傷,導致此案陷入了“死局”。

通觀整個案件,有兩個問題值得我們重視並加以討論。

首先,段曉康之死是否屬于工傷?這是整個案件爭議的焦點。我國《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十五條規定了工傷標準。從規定中我們可以發現一個基本原則,那就是工傷標準特別強調工作場所和工作時間,凡是在工作場所和工作時間內發生的事故或者猝死都屬于工傷。同時,在上下班途中和因公外出時發生的意外也屬于工傷。

稷山縣人社局不認定段曉康之死屬于工傷,主要考慮到段曉康的猝死不是發生在工作場所和工作時間,而是在工作間隙吃飯的時候發生意外。應該說這有一定的道理,但我們也應該注意到,在當前保護勞動者權益的實踐中,很多地方對《工傷保險條例》都作了更有利于勞動者的解釋。比如,勞動者在上下班途中買菜、接送孩子都可以視為工作時間的延續。再比如,勞動者在宿舍休息時突發心髒病也可以被視為工傷。

段曉康在加班過程中由學校統一安排用餐,很顯然用餐是為了繼續工作;符合“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傷害或者患職業病的職工獲得醫療救治和經濟補償,促進工傷預防和職業康復”的立法原則。稷山縣人社局偏執地強調工作時間、工作場所,顯然是對勞動者過于苛刻。

其次,要不要尊重司法判決?從法院的判決來看,法院更傾向于適度放寬工傷標準,對《工傷保險條例》作更有利于勞動者的解釋。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稷山縣人社局縱然對工傷有自己的理解和嚴格的操作標準,但當兩級法院四次撤銷稷山縣人社局的行政決定時,稷山縣人社局該怎麼辦?是服從司法判決,還是“軟對抗”到底?事實上,稷山縣人社局選擇的是後者。

于是,在臨猗縣人民法院一審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作出撤銷不予認定工傷的判決後,稷山縣人社局再次以同樣的事實和理由作出不予認定工傷的決定。此後,法院再次撤銷行政機關的決定,行政機關又第三次作出同樣決定……終于形成了一個解不開的“死結”,以致案件從2017年一直拖到今天。

如果說,稷山縣人社局在認定段曉康之死是否屬于工傷問題上,其理由還可以商榷的話,那麼在“軟對抗”法院判決上就明顯失策了,甚至可能涉嫌違法。根據我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的規定,已被法院判決撤銷的行政行為,行政機關“不得以同一的事實和理由作出與原行政行為基本相同的行政行為”。

在行政訴訟中尊重和履行司法判決,是行政機關的法定義務,也是依法行政、建設法治政府的題中之義,更是全面依法治國的前提和基礎。稷山縣人社局即使對法院判決結果有不同意見,也不能不履行法院的生效判決。事實上,為了確保行政訴訟對行政權力的監督落到實處,經過2015年、2017年兩次修訂行政訴訟法,特別強化了拒不履行法院判決的法律責任。就是說,如果稷山縣人社局不履行判決,可能要承擔相應的法律後果。

這是一個並不復雜的案件,但最後卻陷入一個解不開的“死局”,從表面上看似乎是緣于對工傷認定上法律規定理解認識上的不同。但實質上反映出的是一些行政機關對于司法權威的蔑視,是缺乏法治思維和行政法治意識的表現。這,才是此案真正值得反思的地方。




本文地址︰http://www.0731mt.com/news/9239.html
上一篇︰職業病擴容須考慮工傷賠償 頸椎病等有望納入引熱議
下一篇︰教師加班時用餐猝死,人社局四次認定不屬工傷